我自说自话,而你正好在听。
子博:@十倍体永姬。

【新纪元】
第二次学考结束。

晚上Oliiiiiiivia和熊姐姐来玩惹。
从家门口一直唱到地铁站入站口的歌。
手机里只录了一首普通disco 一首十年,留着以后慢慢听的说w。
“到了效实之后就找不到一起唱歌的人了。
“歌单的交集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空集。
“是从那之后开始玩的指弹。”
但是你看啊这是到效实之后唱得最开心的一次。

给小七换了弦w。
这次没有一根根换qwq 全副拆下后调了一下琴颈。
诶诶带茧的指尖顺过光裸的琴颈的感觉。
太社情了。

对了给你讲个鬼故事哦。
什么事情比换弦拆下全副旧弦后发现少了一只固弦锥更可怕?
是发现多了一只。【只是雪喵的脑洞233333】
噢还有更可怕的事情?
上弦的时候拧了两圈固弦锥飞起来了。

噢还有考试时候的事情233333
愚蠢的参先生忘记带了手表,急急忙忙地问雪喵有没有带第二块表。
愚蠢的雪喵并没有带。
后来语文在一个考场的样子,倒远远看到一块嘿嘿嘿【划掉 黑黑黑的表的说w。
在打印一考场人准考证上照片的A4纸上签名确认真是可怕的事情qwqwq。
那张雪喵的大脸太丑啦!
接下来的时间都在为大概写不完作文焦虑。
语无伦次地结篇的时候有种「还好写完了」的感觉。
嗷。
不约。我们十月不约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TOP

© 雪喵酱不油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